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浙江傲森门业有限公司
地址:中国.武义.胡宅垄工业区皇府大道1号
云顶山庄
邮箱:1248230039@qq.com 
市场营销部:
TEL: 0579-89093007  89096666
FAX: 0579-89092288  89093008       
免费服务热线:400-640-6877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穆斯林对基督徒的胜利是哈丁之战过程是怎样的
添加时间:2020-11-21 05:06 来源:云顶山庄 点击量:

  永无宁日。两千余年间基督与伊斯兰对于这里的争夺几乎从未停止过,手捧十字架的基督骑士似乎一直压制着高举新月旗帜的穆斯林。

  但在1187年的那一天,萨拉丁率领着穆斯林勇士以压倒性优势战胜了基督教主力精锐---圣殿骑士团,重新夺回了耶路撒冷。这场战斗是圣殿骑士团历史上最大的耻辱,尽管他们奋勇作战,血拼到底,但

  最终基督教的圣物真十字架(传说就是钉死耶稣的那个十字架)还是落入敌手,被愤怒的穆斯林挥刀砍碎!

  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在中东地区的矛盾由来已久,甚至在两大宗教诞生之前,欧亚文明之间的冲突就一直没有中断过,两大宗教只不过是延续了东西方两大文明的斗争而已。

  让我们把历史翻到12世纪,由于强大的基督教发动了规模浩大的十字军东征,伊斯兰的势力被驱离了中东,也失去了圣城耶路撒冷,他们只能在北非一带卧薪尝胆,并时刻准备着发动复仇之战,重新夺回他们自己的家乡。

  此时的中东被耶路撒冷帝国占领,并且他们还有一位英明的君主---麻风王,鲍德温四世。而在北非蛰伏待机的穆斯林也拥护着一位精明而强悍的苏丹萨拉丁。

  在萨拉丁的励精图治之下,埃及的军事实力大增,他率领穆斯林勇士开始向十字军进攻,但却在蒙吉萨被年仅16岁的鲍德温四世出奇兵以少胜多。

  萨拉丁战败后,重整旗鼓再战十字军,神殿骑士团奋力死战却难逃败局。两大君王都见识到了对手的厉害,最终握手言和,和平的局面似乎已经形成,但可惜耶稣并没有垂青这位为他守护真十字架的骑士君王,鲍德温四世最终因麻风病发作,不治身亡,年仅24岁。据传说这位年轻的君主不仅有过人的军事天赋,而且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可惜天妒英才,他年纪轻轻就不幸染上了麻风病,在当时这是不治之症。

  为了维护国王的形象,鲍德温四世自始至终都带着一副银面具,绝大部分臣民从未目睹过他们国王的真容,据说在他病情恶化之时,他的面部已经开始腐烂,非常恐怖!

  鲍德温四世死后的耶路撒冷帝国有几股强大势力明争暗斗,将这个强大的十字军帝国一点点的分裂开来。

  作为摄政王的雷蒙德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领袖,由于鲍德温四世身患麻风病不能像常人那样孕育子嗣,因此雷蒙德被看作是最有实力的继承人,当然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另外一个是沙蒂永的雷纳德,他是一个全身散发男人魅力的骑士,以至于两名贵族女性安条克的康斯坦斯和米伊的斯特凡妮都位置倾倒,并先后下嫁于他。

  雷纳德也借助婚姻成为高等贵族,并逐渐发展自己的实力,我们不清楚此人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让很多女人为之倾心,但是就其人品和才能而言,只能是个渣子。

  这个贪婪的家伙竟然为了一己私利,公然抢劫穆斯林商队,并胆大妄为到攻击萨拉丁的港口,也许他已经愚蠢到看不清楚自己和之间实力的差距到底有多么的悬殊。

  另外一个就是圣殿骑士团的首领杰勒德,圣殿骑士团是耶路撒冷帝国的核心军事力量,而此人和雷蒙德却有很深的矛盾。

  萨拉丁密切注视着耶路撒冷的一切风吹草动,终于机会来了,雷蒙德正在为自己登基王位做准备,却突然得知盖伊竟然私下选好了新国王并已经完成加冕。雷蒙德怒不可遏,他召集一大批反对派主张推举汉弗莱夫妇成为新的国王,但不成器的汉弗莱害怕和盖伊等人作对,自己先跑到耶路撒冷投降了。雷蒙德无奈只得退回自己的封地太巴列,这也就意味着这个王国已经实质上分裂了。

  当萨拉丁发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时,他需要一个合理的开战借口,愚蠢的雷纳德再次帮助了他。

  雷纳德在这种时候,竟然又一次明目张胆的抢劫了穆斯林的商队。萨拉丁现在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出兵了。

  所有的因素几乎都在朝萨拉丁有利的方向发展,就连远见卓识的雷蒙德此时也因愤怒失去了理智,他希望借助萨拉丁的势力来帮助自己夺回王位,但他确实低估了这位苏丹人,萨拉丁的目的就是要彻底将十字军帝国在地图上抹掉。

  这个时候居伊已经成为了正式的国王,他不能容忍雷蒙德占据重要的太巴列反对自己,于是在出兵平叛之前他派出了一个由高级将领和大臣组成的使团来和雷蒙德谈判,争取和平解决矛盾。

  此时的雷蒙德和萨拉丁已经达成了秘密协议,雷蒙德将为萨拉丁偷偷的让开一条道路,让萨拉丁去惩罚雷纳德,这样一来将会削弱雷纳德和杰勒德的实力。

  但是萨拉丁并没有如约去进攻雷纳德,而是派出了精锐突击队在半路屠杀了居伊的谈判使团。这个举动让雷蒙德突然看清了萨拉丁的真实目的,他明白如果基督教不能团结起来一致抵抗萨拉丁,那么新月旗将重新插上耶路撒冷的城墙。于是

  他和使团幸存的人员一起赶到耶路撒冷与居伊商讨如何抵抗强敌,面对来势汹汹的萨拉丁,基督教徒们不得不暂时团结在一起,尽管他们已经在心底憎恨着对方。

  十字军帝国仓促组织起了将近一万五千人的队伍准备迎战强大的萨拉丁,而实际上萨拉丁的兵力并没有比十字军多出太多,只有大约两万人以上的规模。

  而基督徒之所以对萨拉丁极为恐惧是因为他们清楚萨拉丁领兵作战的能力非常强,而耶路撒冷方面并没有能与之抗衡的对手,即便是曾经在蒙吉萨一战中击败萨拉丁的鲍德温四世,也在后来败给萨拉丁不得不停战议和。

  萨拉丁在战前做了严密部署,在他的指挥下穆斯林军队迅速插入十字军帝国的境内,并且很快攻下了战略要地太巴列,雷蒙德的妻子被围困在了城内坚固的城堡中。

  萨拉丁并没有急于攻破城堡,他要以此引诱耶路撒冷的援军。十字军的主力此时已经在萨富里亚集结完毕,尽管雷蒙德非常担忧妻子的安危,但是他也看清了萨拉丁的意图,因此他想居伊建议大军在萨富里亚固守,只要拖住穆斯林军团,他们孤军深入不能长久作战,形势必将逆转。

  7月3日晨,身披重甲的十字军兵团浩浩荡荡的向太巴列进军,在行进的队伍里还有那支神圣的真十字架。

  不懂军事的居伊和鲁莽愚蠢的杰勒德、雷纳德选择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路线和错误的敌人进行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

  十字军的骑士兵团大都身披重甲,这些金属装备和武器非常的沉重,并且在出发之前就要全部穿戴上身,因为这些装备穿戴起来非常繁琐,甚至需要他人的协助才能完成,而在战斗之前根本没有时间准备。他们在清晨出发,此时大约是早晨七点之后,而当天正好是晴天,

  7月的中东地区骄阳似火,火辣的阳光照射在银光闪闪的盔甲上,温度急速升高。

  在这种情况下行军的骑士们很快就口干舌燥,干渴难耐,而他们选择的这条路线必须要通过一片广袤的高原,并且这条路上没有河流。

  被高温和干渴所折磨的居伊以及杰勒德,决定暂停进军,很显然他们被眼前这种出乎意料的情况吓到了,他们甚至不知该如何是好。

  也许他们此时后悔不该在太阳升起之后才开拔,也许他们后悔不该选择这条连口井都没有的路,也许他们后悔应该采取雷蒙德的建议,最终居伊下令撤兵。

  但这个时候的雷蒙德坚决反对撤兵,因为他已经发现就在前方不远的太巴列山上萨拉丁的大军早已埋伏于此,甚至在山上的哈丁角上,萨拉丁可以清晰地看到十字军的全貌。

  如果此时退兵,萨拉丁必将全军尽出发动突袭,已经渴了一天的十字军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因此必须保持严密的队形,尽快向前赶到有河流的地方补水,这样才能有能力与穆斯林一战。

  穆斯林和十字军恰恰相反,他们并没有身着重甲的习惯,轻装上阵的他们更适合中东地区的环境,运动战是他们的长项,因此萨拉丁一般不会主动去硬攻组成严密队形的十字军方阵。所以雷蒙德力劝居伊继续前进,居伊最终同意了雷蒙德的建议,他决定在次日清晨继续前进,但这天晚上十字军依旧没有得到水源的补充,很多人开始脱水。

  7月4日清晨,十字军首先向哈丁山角发动进攻,萨拉丁命令部队让出部分区域,十字军的先头部队和中军方阵逐步拉开距离。在萨拉丁的指挥下,以逸待劳的穆斯林士气高昂的向十字军发动了进攻。

  也许萨拉丁也没有料到,战斗会进行得异常顺利,因为十字军的步兵根本无心恋战。

  与穆斯林交手后不久,他们就爬上附近一座小山,组织勉强的抵抗,很多人就在那里脱水而死。

  萨拉丁命令骑兵和弓弩手相互配合很快将十字军合围在中间,没有了步兵方阵的保护,十字军骑兵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他们不得不拼死和穆斯林的骑兵、步兵同时作战。

  以忠诚和勇敢著称的圣殿骑士团、医院骑士团将真十字架围绕在中心,拼死与穆斯林厮杀,他们在用生命保护基督教的圣物。

  但此时双方的悬殊过大,仅靠两百余名圣殿骑士最终无法战胜穆斯林主力兵团,他们几乎全部战死,真十字架最终被穆斯林缴获。穆斯林高举弯刀砍碎了他们痛恨的十字架,基督教传说中的圣物最终在此地灰飞烟灭。

  哈丁之战以基督教兵团完败而结束,战斗中除了雷蒙德伯爵等少数人突出重围之外,其他人悉数战死或被俘。

  萨拉丁赦免了国王居伊和圣殿骑士团首领杰勒德,但他没有放过雷纳德,最终亲手处死了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当然让穆斯林痛恨的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的骑士们也没有得到宽恕,最终他们被处死。

  哈丁之战的规模并不算大,其进行的时间也很短暂,但是其意义却特别重大,这是伊斯兰教对基督教的重大胜利。耶路撒冷再次回到了穆斯林的手中,萨拉丁还重新夺回了巴勒斯坦和叙利亚,中东再次成为了伊斯兰世界。十字军帝国并没有立刻消失,而是勉强延续了一百多年。

云顶山庄
云顶山庄云顶山庄